【名家专访】张承志:孤独

2019-11-20 09:59:31 包装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名家专访】张承志:孤独 【名家专访】张承志:孤独 发布时间:2014-05-19 已有: 人阅读 与张承志的交流中,记者发现他有异于其他作家的是他的生活选择。他有强烈的,有理想主义色彩,还有不媚和的人格力量。他说:“我曾就职于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海军部文艺创作室、日本爱知大学,但是均以退职为结束;因为生命的本质,不能和,哪怕放弃,意味着巨大的压力。” 1989年夏天,张承志辞掉,离开了海军部文艺创作室,成为一位靠稿酬生活的撰稿人。虽然面临巨大的压力,但他还是惜墨如金,捍卫一个作家的和的人格。他:“一位优秀的作家应该轻量而重质。”接受首届爱文文学时,他说:“一个作家的文学质量,在于他对中国理解的程度,以及他实践的彻底性。” 每年,张承志拿出稿酬的十分之一,捐给西海固的农民;自己长年乘坐没有空调的公交汽车,混入上下班的人流之中浑然不觉委屈。然而,在这种经济状况下,他仍没放弃远行,他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大洲。每年他都有一半时间四方游学,扩大自己的观察范围,用心灵感受着异乡生动的历史和文明。他说:“我们盼望富裕,但不能幻想十二亿人都变成财主。基于这种认识,我希望自己的文学中,永远有对于、和对于人本身的尊重;永远有底层、穷人、的选择;永远有青春、、的气质。”张承志的作品是中国文坛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迄今依然撼动着一代人的心灵。 张承志说,从附中毕业后,1968年~1972年间,到乌珠穆沁插队当了四年牧民。其间,他学会了蒙古语,并用蒙古语写诗发表。1978年,张承志发表了第一篇小说《骑手为什么歌唱母亲》,获得了第一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从此了文学道。《黑骏马》、《北方的河》等系列小说,成为新时期文学的标志性作品,也是知青文学、寻根文学的代表作。1998年张承志获得了首届“中国爱文文学”,其作品被译成多国文字。 早在1978年,张承志已经得到主流文坛认可。1984年,王蒙以《大地和青春的礼赞》为题,盛赞张承志获小说《北方的河》,他说:“五十年内,大家不要再写河流。”言下之意,张承志已经把北方的河流吃透,写绝了! 张承志:我竭力想表达的,大概有这么两部分:一部分针对如今天下的,做一个作家必须的发言。哪怕再难,也要知识的和,这是我在自己的微渺作品中一直的。一切能抓住的题目我都在写,一切能发表的机会我都不放过。这样的写作带来的一种对文明的解释作业。 另外的第二类散文,是描写自己熟悉的一些体验,表达自己怀着的感情。在中国的西北,在草原,存在着我依靠的,储蓄着我半生的知识教益。凡能成形为文的,我常把它们随意写出。它们涉及的文化背景丰富,北与西、红与绿,从各种民族的文明,到和历史的积淀。这本书,以及我的写作究竟在社会和读者中获得什么样的反应,我不可能预料太多。对我来说,只是生命不息,坚守不弃,一年年这样工作下去。 广州日报:近年来,文学界受到商品经济大潮的猛烈冲击,许多作家的创作中都出现了“商品化倾向”。您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未介入任何商业性创作的少数作家之一。请谈谈您这种不群的艺术选择。能透露一下您现在的经济收入来源吗?您认为您的读者群分布在什么范围? 张承志:巨大的文学成就,我认为说得不准确。当年的我就很清楚,《骑手为什么歌唱母亲》顶多是一篇中学生作文,完全谈不上什么文学素质和水平。它虽然获了,但如很多人的获一样,只是社会给予的而已。只不过,也许我和许多作家的区别是,我敢于对进行回报,必要时主动粉碎既得利益。 我的写作开始于自己对内蒙体验的激动。对文化回味的兴奋常强烈的。后来因为各样的原因,我离开了蒙古草原题材的小说写作。在这些原因中最本质的,或许可以说是我这个人不能在一个文化范畴里被限定,我注定是要接触更多的文化,把它们变成自己内心的参照体系。 张承志:插队之后,我与维持了30年的关系。我不仅一趟一趟重回草原,也把牧民请到家里来。我与我的蒙古哥哥通了20多年信,一直到草原有了电话。于我而言这很自然,没有想到什么“神化人民”。更多的是一种感情的行为,不过是想念他们。二三十年弹指而过,我没预料到收获来到了:与一块一个民族的二三十年的联系,造就了我这个作家。 我那些流行在大学、文坛、网络中的,生活中的低能儿。他们没本事与百姓交往,虽然没吃过几顿西餐,却忘了怎么蹲着上厕所。而我们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养育的江湖浪人,在与人民百姓的纠缠交往中,丰富自己的阅历,锻炼自己的本领,最终还将投身于农民、人民的伟大事业。只不过,那是太大的话题,不必来与鼠肚鸡肠的浪作议论! 广州日报:您在文章中曾提出,中国中存在着一种“全盘媚西”的倾向,并对此进行严厉。有学者提出反驳,认为向学习绝不意味着文化姿态上“媚西”。相反,只有正视现实,继承“五四”传统,以健康的心态向学习,才能真正摆脱中国当前落后、耻辱的现状。反之,则易重新陷入闭关锁国、夜郎自大的心态中。你对这种说法怎么看? 张承志:如果说15世纪“全球化”殖义是使用奴隶船和皮的话,今天的“全球化”使用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资本主义列强的利己的世界秩序。在这样的形势下,全世界的进步知识都在投入对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在中国,也有如《读书》近十年来的。 面对利己主义“全球化”,全世界的人民和进步知识的抵抗和,也形成了“全球化”的规模。这就是今日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它并不像中国知识精英渲染的那么孤立和偏执,而是一种全球化的思想的大潮。我个人所做的微末星点,只不过是为了自己不至于,不过是投身世界的进步潮流。 以上,是一个极其简化了的观点。站在这个的观点的,已经不仅是文化姿态的媚西,而是新帝国主义的。向学习的“最健康的心态”,就是敢于的劣行。看过上次世界杯的土耳其队的表演么?要踢败它们!而不是病态地追着人家舔。 张承志,1948年生于,祖籍山东。曾供职于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海军创作室、日本爱知大学等处。现为职业作家。1978年开始笔耕。曾获第一届全国短篇小说,第二、第三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已出版著作30余种。上世纪十年代,以“理想主义气质”著称。代表作有《北方的河》、《黑骏马》等。 《张承志文集》即将由东方出版社出版 ———————————————————————————— 敬请关注“东方文化观察”博客、微博、微信平台!黄冈到哪里治癫痫病好十堰治癫痫的中药偏方武汉的哪家医院能把癫痫治好